May 23, 2011

雜談

欺善怕惡
昨晚去麥當勞買漢堡包,排在我前面的太太為了要不要那個水杯,應該選那一款加大的套餐跟店員廝磨一番。我這等性急的人那可以忍受,還未等到她的答案,在她後面的我突然提高聲線,「一個四號餐!」

那位太太當場傻眼了,回頭看了我一眼,又不敢作聲,店員隨即跟我下了單。

欺負女人這等能事,我久不久又做一次,多數是在巴士或戲院內,叫她們降低講話聲浪,若果換了是個男人,我一定不敢出聲。

皺紋
接受物理治療醫治這個肩痛差不多一個月,每次治療都包括推拿、電療、超聲波、熱敷。

當中又以推拿最辛苦,治療師在頸椎及肩膀處用力按。他的手指使力的一按,那力度真的不少,痛得我肩頭一縮,面容扭曲,眼耳口鼻都要擠在一起。治療師見狀立即要我放鬆,好讓他繼續治療。如是者他這樣按一下,我又痛一下,又縮一下,然後又放鬆一下,來來回回都有十次八次。

回家照鏡時,看到眼肚及眼角位置的幼紋明顯加深了、變粗了。到我肩痛痊癒時,我面上應該會增加好幾條皺紋。

iPee

1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