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 13, 2011

雜談

中藥
多年沒有飲過中藥,更不要說自己親手煲。那天根據醫師的藥單,配了兩劑中藥。煲中藥比起煲湯簡單得多,煲湯還要切這個洗那個,又要煲上兩三小時。煲中藥只是將一包材料通通放進藥煲,煲一個小時左右就好了。

小時候家人煲中藥要我喝下去,真要又罵又哄,我喝一碗中藥要花上一個晚上。這天晚上倒了一碗滿滿像墨汁一樣的中藥,嚐了第
一口,有一點點苦,又不是想像中難入口,就一飲而盡。

打牌
經過兩次治療後,右肩痛楚舒緩了一點,活動的幅度都大了一點,左手的手指就好像差不多,沒有太大改進,亦沒有惡化。那天跟親友吃飯時,有人提議打牌,我回應:「現在我的右手不能長時間擱在麻將桌上,用左手摸牌,我又怕拿不穩掉下來。」

相遇
那天完成了推拿的治療,回程時跟一個人打了個照面,大家都覺得對方很面熟,但一時又叫不出對方的名字。還是對方先開口叫了我的名字,簡單回了一句半句就分開。我努力在想他是誰時,可能他身上濃烈香水氣味有干擾我的思路,直至離開時,我才想起他的名字,有差不多八年沒有見面了。

大無畏
看電視新聞,訪問一位因為旅行社不肯退回團費要「被迫」去日本的旅客,他竟然回答記者:「香港政府會為我們做事。」(不過再上TVB網站又找不到這段的畫面)
其實他可以選擇不去旅行,當然有金錢上的損失。但他寧可走到日本去,又想當然的就算出了什麼亂子,政府都會包機把他安全接返香港,真的不知要讚他「大無畏」還是「大安旨意」。

4 comments:

  1. 中藥。。。我自己都OK鍾意飲架喎,反而叫我飲魚湯我覺得好受罪

    ReplyDelete
  2. 下次四碗煲剩一碗時,留番半碗俾你。

    ReplyDelete
  3. best actor,
    無事的,多謝關心!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