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 21, 2010

叮噹......精品

今天經過一個網誌,看到又有新的叮噹精品推出,一副叮噹麻將,售價約NT$4,800(HK$1,200)。





今年二月去台灣時看到的叮噹手機,已經減了價,當時要NT$12,000,現在約八、九千台幣(二千餘港幣)。


下一次去台灣,不知道會不會買?

Jul 18, 2010

港式飲茶


台灣朋友又來香港血拼,今天跟他們會合,原想帶他們去九龍城吃午餐,讓他們嘗試一些新東西,走過好幾間食肆,他們都沒有太大興趣,最後順從他們,走到街市對面的一家酒樓去,再一次港式飲茶。

他們每夾一件點心都說這一件好味道、那一塊很好吃,什麼都比在台灣當地的港式酒樓好吃。我自己吃過後,蘿蔔糕的蘿蔔不是一絲一絲,是一小塊一小塊;牛柏葉很硬,千層糕不夠甜。當然我不意思說出口。

飲過茶後,我看看還有時間,就帶他們去對面街市樓上,試試那個奶茶、咖啡紅豆冰,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去,只是看過電視介紹,但又未曾去過。

其間友人說每一次來香港都會去飲茶,又會去翠華吃豬仔包,然後又問我最喜歡台灣什食品,我想了好一陣子,都答不上。

回想每次去台灣,又真的不會像他們一定嘗一嘗當地的美食。每次都是花時間四處逛,多於花心思去尋找美食。

Jul 17, 2010

手、腳運動

跑步
聽取友人的建議去跑步,事前的準備功夫就要先買一對跑步鞋,我對跑步鞋、籃球鞋的印象一般都是外型極差,但價錢又不太便宜的運動鞋。

在店舖的貨架上排滿了過百款鞋,我來來回回看了又看,最後經由店員選了一對,試過了尺碼,試行試走,又好像緊了一點,換過大一碼,我又不太滿意鞋款,最後我自己再挑過另一款。

一大清早去到運動場,想起對上一次來這裡,可能是中學時期的運動會了。起步時瞄了一下手錶就開始,跑了約莫十多分鐘點,雙腿已經不聽使喚,兩條大腿很酸痛。

計算一下,我當天在店舖選擇運動鞋的時間,真的較我這次跑步的時間還要長,哈哈。

打麻將
跟朋友打麻將,好運的人仍然贏錢,我算是過一過手癮,輸了幾十。

今次的牌比上次的牌容易打,起碼打了一舖手上的牌是叫糊的狀態,不是什麼五門齊。有兩次下家做十三么,偏偏要的絕章牌我沒有放出。

而最好運的一舖,就是胡了一副人生中第二次的坎坎胡(門清自摸對對胡),第一次的坎坎胡,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。跟上一次情況都差不多,我原意都是做一副對對胡,但要碰的牌一章都沒有碰出,等了一會竟然又會摸到,叫胡時,手上的牌一章都沒有碰過,最後竟然自摸紅中

Jul 12, 2010

雜記

Burger
Burger King近來多開了幾間分店,有些分店還是24小時營業,連我居住的地區都有一間,今次是BK第二還是第三次登陸香港?

上次去星馬旅行時,兩次(一次星、一次馬)經過Wendy's都沒有機會入去回味一番,不知Wendy's會不會再度重臨香港?

頭髮
近來不知是游泳次數多了,還是使用那些髮蠟之類產品太多,頭髮變得乾旱,還有折斷的現象;就算每次洗頭後都用護髮素,情況仍然,我又不想把頭髮再次剪得短短,唉........

港男
上星期翻閱八卦雜誌,翻到一篇關於今年港男的報導,從照片中看到一位認識多年的人居然都去參加。跟他認識都有十多年(後來沒有再來往又是後話),我想他應該都有三十餘吧?早幾天看娛樂版,確定他已經是十位入圍者其中之一。

今天晚上去游泳,我跳到泳池時,身旁有兩男一女,其中一位較為健碩,骤眼看是教那對較年長的男女游泳,我不以為然,自顧游了出去。我游了好幾次回來,都見他們原地閒聊。當我稍作休息時,聽到他們談話的內容,什麼3D、燈光、泳褲,教師、學生都知道他報名云云,哦,他又是參選者?

好味道
去旺角電腦中心,行經一小食檔,買了一串炸豬大腸,這一款小食,由以往街頭小販一個大油鑊獨沽一味炸豬大腸,到現在進駐到小食店舖,味道都差不多。反而之後去了另一間店吃的一碗油渣麵,味道真的差得遠,是湯底不好?豬油渣不夠乾爽?麵條太粗?除了這家「大家食」的店舖,那裡還有油渣麵吃?

麻將
上次打麻將慘敗後,加上友人忙於觀看世界杯球賽,暫停了雀局好一陣子。世界杯快結束時,雀友已經急CALL,今個星期又打,唉,救命。

Jul 2, 2010

老鼠


近來兩三天又一宗關於老鼠出沒的新聞,新聞內容每每都如實報導老鼠體形有多大,又如何咬傷途人,我有兩次跟老鼠有近距離的接觸,還好沒有被咬過。

有一次跟朋友去佐敦一間食肆進食,我跟朋友坐近較後的位置,貼近一道後門,門後都是雜物房、廁所。到我們差不多食完時,有員工由後面進來,當那道門一打開,一個黑影飛出,我很清楚看見一隻巨鼠,還未及呼叫,老鼠已走到大街。有其他不知就裡的食客查問時,員工異常鎮定回答,是一隻貓,她可能見怪不怪了。

多年前去過百利商場,當時仍未有太多店舖林立,商場的天花是使用一塊塊長形鋁片舖設,由於樓底不高(由地面到天花約八呎),天花上發出的聲響都會清楚聽見。我頭頂處有一聲音,有東西掉下撞到鋁片天花似的,初時我真的以為是冷氣機的聲音,然後就由近到遠,像滾動似的,剛巧前方有一缺口,一隻老鼠由天花掉下,如果那缺口在我頭頂上...........

曾經閱讀一篇報紙副刊文章,那個筆者詳述自己在酒樓遇上老鼠的經驗。他去了一間潮州酒樓,當他去廁所時,路經廚房入口時,看到一大盤鹹酸菜,瞄到鹹酸菜面有異動,然後就是一隻老鼠探頭出來,還未及看到整頭老鼠,他已經離開現場。閱畢這篇文章後,從此去大大小小的潮州酒樓,我都不會再碰那碟鹹酸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