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b 27, 2010

都是那些過年的日子

豐收
小學時逢週六我都會去旺角,偶爾我還會跑上爸爸上班地方走走,等到差不多三點多,爸爸就帶我去附近一家茶餐廳下午茶。有一年新年,我又去了找爸爸,他的同事每人都給我利是,有一人一封也有兩封,我記得我是帶著一個滿載著利是的模型盒離開,回家點算後,好像有千多元。

大約是中二、中三時,那年媽媽帶我去跟她一個朋友拜年,那位有錢太太給我一封大利是,足有一個手掌大,回家拆開時,內有一張五佰元紙幣,是平放沒有摺疊,怪不得要那麼大的利是封。

有一年跟家人出外拜年,回程搭巴士時,巴士下層滿地都是利是封,應該都是乘客搭車時拆利是掉下,我走到差不多樓梯的位置時,踏中一個利是封,感覺不像不是空的,拾起來打開一看,有一張五十元紙幣。

回鄉
我只跟爸爸回過一次鄉下,那一年不知什麼原因,爸爸要我跟他回鄉下過年,我又會答應。當時大陸雖然已經發展起來,但物資又不怎麼充裕,記得當時我帶的walkman沒有電,找了好幾個地方才買到一排電池,但它不是鹼性電池,我用不到幾個小時,又停機。

最最最不能適應就是沒有坐廁,蹲下去時,好幾次「馬步」不穩險些掉下去。雖然是冬天,始終是鄉郊地方,晚上都會有蚊,睡覺時仍然要下蚊帳,燒蚊香;那天晚上很早就上床,放下蚊帳以為一了百了,誰知蚊帳只可以阻擋蚊子飛進床舖內,但蚊子在蚊帳外排佪,發出的擾人聲音,害我整晚不能成眠。

加價、減價
往日過年前髮型屋都會有一種漸進式加價,由加一二十元,到年三十加到雙工(雙倍價錢),父母必定要我們加價前去剪髮。而過年期間很多食肆都會休息,那些仍然打開門做生意的酒樓、茶餐廳都會採取加二(兩成)或加三(三成)的收費。近年都好像沒有這類新年前後加價的風氣了。

小時候隨父母在年三十晚採購年貨順便買新衣服,經過的商舖都會拿著大聲公叫喊,大約都是「埋嚟睇、埋嚟揀,唔買都睇吓」,或是「XX蚊任揀任摷」,現在除了花市之外,應該沒有人會在商舖前用這類速銷手法。

年花
多年來家中都很少買年花,買過兩三年桔、水仙花,反而我獨居時,買過一年桃花。那一年跟同事們逛年宵市場,逛到差不多收檔時,用不到一佰元買了一棵小型桃花。但要解開那一朿緊縛的桃花,真要有一點技巧,如果手起刀落,揮刀一剪就把繩子弄斷,緊縛著的桃花枝一下子張開,那棵桃花超過一半的花朵都會散落一地。

坊間謠傳家中擺放桃花或在圍繞桃花走兩三圈會行桃花運;我兩種方法都試過,有效嗎?絕對有效!!!!

瘋狂
早幾年的年初二,跟朋友都在家中悶得發慌,電話中聊著聊著,忽然想到去台灣。第二天上網找資料,終於我在Priceline找到兩張機票,朋友亦用長途電話直接訂到一家台北酒店。由計劃到成行,前後不過三天,還要在新年的日子,初四早上懷著興奮的心情飛去台北。

雖然回程時有點辛苦,但我跟朋友都戲言,下一次可以像Amazing Race一樣,直接去機場買機票就上機,去到台北再找酒店,應該會更刺激好玩。

嫲嫲、外婆
小時候家裡很窮,嫲嫲及爸爸的弟妹都不太跟我家來往,漸漸我們亦不太喜歡他們。就算往後家庭環境較好,爸媽要跟他們拜年,我們兄弟都推辭不去,由爸媽去收集利是,回家就分給我們。

十歲以前我家住九龍城,跟外婆家相隔幾條街,就算不是過年,週末時媽媽都會帶我們去外婆家,其實不外乎吃、玩。記得我最喜歡吃多士(我們家裡沒有多士爐)、炸雞脾沙律、蛋糕、花生糖,都是在外婆家裡吃到,姨姨還會帶我們去麥當勞。如果當天媽媽要打麻將,就必定會帶我們去附近一家玩具店買玩具,讓我們專心玩,不要妨礙她攻打四方城。因為當時很多舅父、姨姨都仍未結婚,過年時去拜年只收到外婆及一位姨媽的利是。

父母
十多年前過年,跟媽媽採購完過年的物品後,發現鷹栗粉盒上附有蘿蔔糕的食譜,一家人就合力做了好幾盤蘿蔔糕,自家留著兩三盤,其餘的都送給親戚,親友們的反應都說臘味太多。有過一年的經驗,第二年的蘿蔔糕當然品質較好。再過一年媽媽病重,四月頭就離去,以後我就沒有再做蘿蔔糕。

如果媽媽是一點一滴的流逝,爸爸就是突然消失。才踏入2008年不到十天,爸爸就心臟病發,等不及過年。

1 comment:

  1. so many fond memories. :o) i used to find chinese new year too crowded, noisy and over the top. then as things improved with age, somehow i become more and more nostalgic about this holiday as well.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