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n 30, 2009

失傳了的"冷"餅



終於在韜韜的飲食節目「日日有食神」中重見這一件久違了的夾餅,亦正如韜韜在節目中所言,馬來西亞這一款夾餅跟以往香港街頭售賣的夾餅不盡相同。





記得小時候吃的夾餅,鬆脆的外層顏色較為淺色,軟棉棉的內層顏色是接近白色,我記得的餡料有花生碎及砂糖,這樣的一塊外脆內軟的夾餅,只可以熱食,冷卻後,連外層都軟化掉了,會十分難吃。





十多年前曾經在黃埔附近吃過一次,近年已經沒有再吃過,但最近在旺角售賣小食的店舖亦有一些仿製品出現,較為小,只有薄薄的一層外皮,沒有內裡那軟夾層,可以不理。

Jun 28, 2009

留影

看著電視播放MJ的演唱會,想起每次有知名藝人過世,不同的媒體都會提供大量的影、音紀錄讓觀眾懷念一番。但當自己的至親離世,又有多少影像、聲音可以回味?

年多前爸爸離去時,我才驚覺自己碰沒有太多他的相片,近年的都是他的旅遊相片,當自己拿著DC、手機亂拍街景snapshot,為自己拍個人影像,偷拍朋友,跟男女朋友合照,原來我並沒有為爸爸拍過什麼生活照,更枉論短片。

記得看過一套電影 No Reservations,當中有一幕小女孩重看母親錄像,對啊姨(女主角)說她怕有一天會忘記母親的容貌。當時我在想,如果我也有爸爸的錄像可以回味會多好。

如果你們有幸閱讀這一篇文章,從今天起請好好利用你的手機、DC、DV,多拍幾張媽媽炒菜時的相片,或錄影一家人到酒樓飲茶時片段,多為家人做一些影、音紀錄,應該不會佔用太多GB的硬碟容量吧。

其實並不是今天才有這番體會,不過應該是到了今天才想寫出自己的感受。

Jun 27, 2009

今年真的流年不利,多次被賊人光顧,損失都只是一些舊物,應該不會對往後生活有太多的影響。

三月的時候,弟弟經濟拮据多時,我們一家人拒絕再施以援手,他居然找到一個「收賣佬」,把家中大大小小的物品都賣掉。到我發現時,已經差不多是一個月後,最令我憤怒的是,我存放在舊居房間的東西都不能倖免,舊唱片、CD、參考書、小說、漫畫都被掃清。

當中最有紀念價值的是一個KODAK柯達手動上菲林的相機,保護套還是一種很厚很硬的皮革。這個年代久遠的相機應該是爸媽年青拍拖時已經使用,雖然我不懂攝影,存放這個相機真的是收藏多於使用。

上個月母親節我去拜祭父母時,發現放在墓前的一盤羅漢松披人偷走,真不知那一家孝子賢孫做的好事。柴灣墳場除了重陽、清明外,其餘日子車輛都可以隨意出入,當天我亦見到很多車輛進出,如果有心人要把這盤羅漢松搬離,亦十分方便。但往後我要再買一盤,可又要花一番功夫,由旺角花墟那邊轉幾次車,折騰一番才可以到達柴灣。

今日天色昏陰,我帶備雨傘出門,走到圖書館時,把雨傘放在入口處,前後不到十五分鐘,離開時我的雨傘已經被人取走。猶幸之後去了幾個地方都只是微雨,不會淋濕身。

Jun 15, 2009

港男面試

昨晚朋友傳來今年TVB港男面試片段:
初時還以為是片段加上一些攪笑旁白,原來是現場的一眾娛樂版男女記者提問、叫囂聲,他們臨場表演直迫金牌司儀曾先生、鄭小姐,即時為港男改花名、別號,更有不斷揶揄、嘲笑,對港男提出要求(主要是脫衣服),令到拍攝的照片更生動、悅目。而參選港男並未有黑面或尷尬,反而盡量配合,我想同一環境下,換上了一班港姐候選人,第二天娛樂版的標題必定是「候選佳麗遭娛記辱罵,掩臉痛哭」。

看這兩個片段時,跟朋友在MSN不停交換意見,其實主要都是「hahaha...」、「哈哈哈...」,我在電腦螢幕前笑聲不斷,這個港男選舉雖不至於未選先轟動,但已經將我昨天苦悶的情緒一掃而空,無論如何,多謝Sun Sun